首 页 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审查调查 巡视巡察 廉政时评 要闻报道 廉政文化 办事指南 网上办事  
子网站: 桂平市  平南县  港北区  港南区  覃塘区
站内搜索:   
   首页要闻报道
贵港党史故事丨热血铸壮志:余济卿
发布日期: 2021-04-02    来源:    作者:    阅读:
      余济卿是广西平南县鹏化区思乐乡怀发村人,生于 1879 年 4 月 7 日。父亲余子纯是乡村医生,母亲王氏。余济卿族名士瑥,在家居长,在族中排行第四,有七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余家无田地山林,租田不容易,也不够种,所以几代都有人进出瑶山做小贩,寻求生活的出路。
      余济卿就在这样一个贫穷而又人口众多的家庭中长大。10岁左右,父亲竭尽全力让大儿子余济卿在村中的蒙馆读了两年书,使他粗通文墨,为以后在革命中担负重任打下基础。父亲为人正直,对子女家教极严,他不饮酒,不赌钱,不贪便宜,他总是在家吃了饭再去出诊,不肯在病者家中吃饭,免除了病人的负担和麻烦。遇到病家无钱买药,他就会慷慨相助。父亲的良好品德,一直影响着济卿兄弟们。特别是余济卿,继承了父亲的良好德行,又加以发扬,把父亲的体恤劳苦大众之心,变成自己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革命行动。
      余济卿不沾染坏习气,也没有跟父亲学医,他有他的志向。十七八岁时,邻村来了教武术的拳师,他就高兴地去学武艺。余济卿学的是双刀,一双大马刀时刻不离身。担禾到禾塘休息,他也要拿出来练两下。秋高气爽的月明之夜,他常常在地坪上演练双刀。学了武艺的余济卿,村中青年们要他教授功夫,他也乐得带徒弟。他爱舞狮子,下卢村年年要游神舞狮,群众来请他,他从不推辞。他又懂些对联、帖式,但凡村邻有红白事,都请他去书写。渐渐地,余济卿便成为群众的好朋友,近邻有事,自然想到去怀发村请余济卿。
      余济卿20岁结婚,妻张三姐,“贫贱夫妻恩爱多”,像他们的父母辈一样,不但能和睦共处,而且共同经受了意想不到的风霜雨雪。余济卿夫妇生育有一女三子。子女逐渐长大,劳力多了,更显得田地不够耕种了。他便在他家对面的水均村边,与人合股开了个杂货铺,初叫茂隆,后来又改叫裕丰,前后开业三四年。由于济卿待人忠厚,伙计生活也很好,有人讲:“今
年开茂隆,明年开裕丰,养到伙计肥侬侬。”此话流传至今。
      1922 年,余济卿父亲去世。第二年,兄弟分家,余济卿的大女儿虽已出嫁,但家中还有五口人,分家时菜地也没有分得一畦。全家只得租下卢庙产田来种,最好年成也不过收得千多斤谷,交了 300 多斤租,除了种子,所剩就无几了。五口人就靠这点可怜的口粮,以及耕山种木薯,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。这期间,广东革命影响到了鹏化山区,余济卿在家待不住了,闲时外出,到亲戚朋友家走走,找寻生活出路。
      1926 年,广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。平南有三个农民运动特派员回来工作。鹏化区农民运动发起人是思洪的余乃三、谢云桂和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陈悦民(广东蕉岭人)。年已47岁的余济卿随即投身运动中。1927年春,鹏化区农会成立,他被选为执委。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前后,广东省委派苏其礼等人到鹏化山区开展武装斗争。苏其礼是广东人,曾毕业于广州农讲所第三期,在广东做了较长时间的农运工作,他年轻、个子高大、会武功。到鹏化不久,他就结交上了会武术的余济卿,他们年纪虽然相差很大,但共同的革命目标将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从此,余济卿和苏其礼形影不离,无论过区过乡,出江口,上贵县,余济卿作为苏其礼的战友和卫士,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任务。苏其礼不但看重余济卿这个人,而且选中了他那诚实可靠的家人和地处隐蔽的独家农舍。余济卿在苏其礼的教育下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并把家中一切事务放下,将全部身心投入了革命。他的家既是联络点,又是党的地下机关,经常有党的干部和农民运动领导人来往,不少重要会议也在这里召开。有时候,苏其礼就住宿在余家横厅的小厢房里。有一个时期,中共广西特委在桂平白兰设立机关,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不断往来于平南鹏化,余家也就成了一个秘密小机关。中共江口工会支部书记刘铁雄,也曾在他家刻印蜡纸、印发文件,住了好长一段时间。这一切活动,余济卿都注意保密,很好地接待往来人员。兄弟叔伯老少数十口人,都支持他的工作。
      1927年春夏,鹏化农民运动发展迅速。5月中旬,余济卿和苏其礼等组织大同、鹏化两区农民武装270多人,去支援桂平农军攻打土豪刘瑾堂,他俩化装成农民,从小路另外出发,当大队到达战场时,发觉他俩早已到达。他俩和 3000 名农军参加了这次由“广西武平桂三县农民协会军事委员会”所领导的紫荆地区安众村的著名战斗,此次战斗因国民党军来解围而结束。
1927年6月,余济卿协助苏其礼领导鹏化、大同两区农军反击大同土豪冯佐卿、兰文英对农民武装的挑衅,后来发展成平南四个区(加上惠政、劳五)农军联合,在大同水晏一带大战土豪武装和国民党军队,震惊了广西省当局。农军先胜后败,只好分散隐蔽。党组织为了建立一支革命的武装继续斗争,通过俞作柏(国民党左派)的关系,到北流俞作柏家接运一批枪支。余济卿和苏其礼在鹏化组织了 40多人的运枪队伍,连夜出发。余济卿则同苏其礼出江口,上贵县,到罗泊湾封村接枪。7 月 22 日,运枪队伍到桂平碧滩白庙被国民党军围捕,40 多人被捕押往桂平县城。余济卿和苏其礼为此四处奔走,设法营救,未果,这些战士后在桂平被杀害了。余济卿和苏其礼闻讯悲痛异常,他们准备在鹏化山区坚持武装斗争、建立革命政权的理想,趋于破灭。当年 6 月以后,国民党大肆“清乡”,革命者被通缉、被捕、被杀的不计其数,农协会被瓦解,农会印信被没收,党组织转入了极端的秘密状态。苏其礼同时被贵桂平武农案特别委员会和省当局明令通缉,处境更加险恶,但余济卿凭着他对革命、对党、对同志的义胆忠肝理所当然地把苏其礼保护起来,他对苏其礼说:“失败了,你不要怕,我与你同生共死,有我一日就有你一日。”他把苏其礼带回家中一同隐蔽,并交代家人保守秘密。尽管全家大小都知道苏其礼住在家中,但外人没有一个知道。有时风声紧,余济卿就送苏其礼到旺四村躲一躲。这样平安地过了四五个月之久。虽然有人有意无意地
      上门打听,但始终没有暴露余济卿和苏其礼的行踪。余济卿和苏其礼在极度艰难危险中坚持下来。那时,思洪、思乐一带革命农民牺牲了数十人,许多人被迫离乡背井。余济卿在苏其礼的教育、带动下,政治上进一步成熟,更加坚定了为人民的解放事业赴汤蹈火的决心。1927 年冬,中共广西地委从梧州迁到桂平白兰,余济卿和苏其礼参加了地委的领导工作。1928 年 1 月,中共广西地委改为广西特委,余济卿和苏其礼担任了特委常委(苏为军事委员)。
      2 月底,余济卿告诉家里人,要送苏其礼外出。余妻和家人不放心,曾劝阻他俩暂不要外出,但余济卿坦然地说:“不要紧的,十日八日就回来。”他对母亲和妻子说:“我亦知家中无米,到了外边再寄点钱回来度饥荒。”谁知这竟是他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句话。余济卿和苏其礼挎包袱,持雨伞,穿布鞋,在春雨连绵中,爬过冷水冲,穿过桂平紫荆山区,走到贵县,住在覃塘排厚村贵县县委书记陈培仁的外祖父黄永丰(中共党员)家中。他们贯彻特委指示,指导贵县县委开展工作。他们与陈培仁一道,以“农民自救团”的形式,发动群众,组织劳农会,提出“实行土地革命,不交租,不还债”的口号。并发动黄永丰带头,依照劳农会的规定,把多余的粮食分给劳苦农民,把几十亩地拨给缺田少地的农民耕种,得到了农民群众的拥护。农民们踊跃参加劳农会,党组织迅速发展,武装赤卫队也随之建立起来。苏、余又协助地方组织抓紧武装骨干的培训,先在覃塘乡水源村集训了 10 多名赤卫队员,3 月中旬,又在排厚村开办党训班。他们白天和农民一起生产劳动,晚上深入村庄组织群众。
      覃塘革命组织的发展引起了反动派的注意。由于坏人告密,国民党军营长周元和覃塘区团局局董周景贤等率兵丁 200 多人,于 1928 年 3 月 19 日夜包围了排厚村。20 日晨,他们发觉时,已来不及转移。当时余济卿、苏其礼、陈培仁等住在县委机关黄九连家的矮楼上。敌人迫近楼门,情况危急,苏其礼爬上楼顶,跳下来与兵丁搏斗,连连刺倒数名敌兵,为楼内同志赢得了时间。余济卿和陈培仁等即在楼内顶住大门,销毁秘密文件。苏其礼寡不敌众,壮烈牺牲。余济卿和陈培仁等人被捕送往贵县县城。3月26日(农历闰二月初五),余济卿和陈培仁等人被押往贵县城北门外行刑时,他们昂首阔步,面不改色,沿途高唱革命歌曲,对周围群众控诉国民党反动派的罪恶。他们高呼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”“共产党万岁”等口号,英勇就义。
      在狱中,余济卿曾以士擕名写有一信,由江口族人余士珠转给家人,经十数日才转到家中。家人筹集旅费,准备去探监,但一到江口已听到噩耗。余济卿牺牲,时年49 岁。(贵港市委党史研究室  黎方亮供稿)

中共贵港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贵港市监察委员会  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或镜像
我要投稿 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 桂ICP备12004630号 桂公网安备 45080202000102号